心有不甘

睡得朦朦胧胧,他突然拉她起来打游戏。
她一看时间: 凌晨两点!
“半夜三更玩什么游戏?”、“你是怎么进来的?”、“谁开门给你的?”……
一连串的问题他都恍若不闻,只说:“没赢过你,我不甘心。”
她只好奉陪,也许还未十足清醒,居然破天荒让他赢了。
“现在甘愿了吧?明天还有考试….不及格找你算账。”
他笑笑就走了。“今天真是奇怪呢。” 实在撑不开眼皮,她来不及送他出门倒头就睡。
第二天起床看大门锁得好好的。一到学校就听同学们说:“阿伟昨晚半夜骑摩托从外州赶回来考试,还未回到岛上在大桥外被罗厘撞死了。”
二零一八年九月六日南洋商报网络文艺版三百字极限篇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拙作《耿耿星河》昨天刚自发行商处退回。2016年3月上交150本,只上架了几个月就滞留在仓库里两年,现在退回104本——我很开心卖出了46本!——发行商一盆冷水:“可能有的还压在书店的仓底,年底他们退回再扣钱。”哈哈哈。

其实出书完全是无心之举,2010年友人开部落格,当时身在中东工作的我也凑热闹写下异国见闻系列【中东印象】。加上病后严重失眠,遂开另一新系列【鼻咽癌与我】自我催眠。

2014年我经历转行危机,在家里蹲了几个月,闲来无事把这些文章投稿到星洲副刊。刊登完毕后正好双福文学奖开放申请出版基金,鼓励新作者出书,我看字数也符合,就把两系列结集一书命名为《耿耿星河》(我的笔名是耿耿,像上个世纪歌手出专辑喜欢把自己的名字嵌进去哈哈哈)。

因为治病和异国风情两个题材风马牛不相及不利市场推广,好容易才找到一家出版社肯接我的订单。第一次出书,排版、校对什么的于我都是新鲜事,最后成书终于到手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宝宝(虽然我没生过孩子),立刻在FB上公告天下!亲朋戚友纷纷支持,我也签书签得不亦乐乎。后来安排在大众和MPH上架,更是如身在云端,虽然每卖一本我账面上要亏四毛钱,但还是开心得无可不可,每个周末去书店查看,拉还未买的朋友去制造销量,假意问店员:“有这本书吗?”让店员蹲下寻找(这里向可怜的店员道歉)。

我是个门外汉,全无宣传管道,几个月后就无声无息地下架了。手头上还有几十本,想着要对准市场,就在同善医院中医部大堂摆档,8小时下来卖了一本全价RM24, 一本半价RM12, 还免费送出了一本。没办法我又厚着脸皮向月树和学林自荐,蒙两位老板垂怜在该处售卖。机缘巧合又上了Cityplus FM的【阅读天下】宣传宣传,生平第一次接受电台访问。总之,我像个推销员般东奔西走,希望把我的宝贝交到珍惜它的人手上。

在外闯荡了两年又回到了我身边,我不忍心它们从此在床底下蒙尘。如果您身为或认识癌症幸存者、或有兴趣知道阿拉伯的风土人情,请首相我你的中英文姓名、收件地址及电话号码。书款RM24东西马包邮,Poslaju寄送到府。如不方便网上转账我8月18日在二代书集摆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