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看见钱

鲁迅说《红楼梦》:“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我是个大俗人,干的又是一门管钱的俗气营生,无怪乎翻遍全书看见的都是钱、钱、钱。一本超凡脱俗的爱情故事(杜杜语)居然被我看出满满的钱, 真是罪过罪过。王熙凤和贾珍这两个管钱的人自然是我最喜欢的人物了——这里的喜欢并非仰慕他俩的人格或作风,而是爱看他们出场的戏份和对白,寥寥几场对手戏更是令人叫绝。
赫赫宁荣二府,当家人不太可能在道德上完美无瑕,但他们的言谈机变使场面非常精彩,尤其关于钱财用人方面的智慧,到今天都能借鉴。
他们初次同场是秦可卿死后贾珍求凤姐协理葬礼,荣府的二奶奶到宁府管事,其中掣肘可想而知。好一个贾珍,说了这番话:“妹妹爱怎么就怎么样办,要什么,只管拿这个取去,也不必问我。只求别存心替我省钱,要好看为上……”我们都知道,代人办事最难,名不正言不顺,动辄逾越超支,样样请示又费时失事,两头不讨好。贾珍点出其中关键,把经济和人事大权全盘交出,还说得十分漂亮:只求别存心替我省钱! 哇塞,难怪凤姐整个月天天早起,尽心尽力办可卿的葬礼。
贾珍的私生活虽然荒唐,但理家很有一套,他这句理财的名言是我的座右铭:“正是呢。我这边倒可已,没什么外项大事,不过是一年的费用。我受用些就费些,我受些委曲就省些。再者年例送人请人,我把脸皮厚些也就完了。”每当我看到有人说非什么不吃、非什么不穿、非什么不用……就想起这句话——人家宁国公还能屈能伸呢!有钱就享受些,没钱就省俭些,请客送礼就把脸皮厚些,何必为了虚荣打肿脸皮充胖子?
有的人喜欢炫耀名牌多么好多么贵,全世界只限量多少多少,酸葡萄如我就想起凤姐的话:“我比谁不会花钱?咱们以后就坐着花,到多早晚就是多早晚。”谁不会花钱!会赚钱才难得呀,会赚会花也无可厚非,只会啃老花钱的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糟了,越讲越酸,俗人读红楼就是这样,附庸风雅不成还糟蹋了才子佳人的书,罪过罪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