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我从小有动物恐惧症:外婆推着婴儿车带我散步经过一群鸡,我就吓得哇哇大哭;屋外的野猫跑进屋里我就跳上椅子;狗更不必说了,自从八岁那年被三只土狗围攻咬破我的裙子之后,我看到任何犬类——即使是可爱如玩具的迷你宠物狗都不由自主怕得全身生理性僵硬。
但是不久后命运把三只小兔子送到我面前!外婆朋友家的兔子繁殖能力太强养不过来,送给我们三只毛耸耸,温顺无声的小兔子,和卡通片里的彼得兔一样可爱。我立刻自认为它们的主人了,每天帮着换水喂胡萝卜(清理粪便由外婆和母亲负责哈哈),看它们像美人梳妆那样把耳朵拉下来梳理毛发,轻拍那柔软温暖的背,任由我抱起抚摸也不反抗。
童年的日子过得很慢,但笼子里的兔子长得很快,身子由圆变长,小小的笼子再也住不下了。外婆把它们迁到家门前的鸡寮一角。鸡寮在两颗大树下,阴暗潮湿,得踩过重重鸡屎才到达。我去过探望一次,兔子懒洋洋地摊在菜地上,浑身脏兮兮的,一点也不像彼得兔了。我屏气望了一眼就逃离现场,摸也不摸一下。
一天我从外头玩乐回来,饭桌上摆着一盆可疑的肉菜。母亲一看见我就说:“来…快吃饭!”“这是什么?”母亲一脸心虚地回答“鸡肉呀…快吃!”一面夹了几块‘鸡肉’到我碗里。当年我就有当侦探的潜能了,观察到骨架不像(没有鸡腿鸡翼),母亲过分殷勤兼笑容勉强,“我看不是鸡肉。”

“不是鸡肉还能是什么肉?叫你吃就吃。”

“我要去看兔子。”

“哎呀兔子送走了,你理也不理,我和阿婆照顾不来送走了。”

“是不是杀了兔子?”

“怎么可能,真的是鸡肉。”聪明如我坚决不肯吃,整顿饭只吃青菜,还教唆弟弟和表姐妹也不吃。
差不多过了廿年母亲才承认当年那盆肉就是我的宠物,“阿婆操刀,我按住兔子,它们静静望着我,一点都不反抗。”母亲脸上出现深深的负罪感。

“为什么骗我是鸡肉?”

“味道真的很像,你们不吃,害到我吃了很多。”
我和宠物的短暂情缘就这么结束了。我怕动物伤害我,所以选了毫无杀伤力的兔子当我的玩具,虽然最后没有吃进肚子里,但我的确是伤害了它们,没有尽到一个主人的责任 。

#2018越创周年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