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韩国过佛诞

去年我到韩国旅游时适逢佛诞,当局在那天提供特别班车由地铁站直达北汉山国立公园入口,因此非佛教徒的我也凑热闹上山礼佛。
北汉山位于首尔北部,历史悠久,有许多名寺古刹,是韩国人过佛诞的热门地点。我在地铁3号线旧摆拔站一出站便看到人龙排队上巴士。一会到山脚下车,道路两旁都是便利店、小吃店和户外用品店,还设有游客支援中心。一路上除了香客,也见到许多游客徒步登山。

北汉山国立公园入口

入口处不远听见溪水潺潺,过了木桥,迎面就是郁郁山林。沿着溪谷向上走可见巨大的花岗石,我们走在木质台阶上,安全又防滑。山风拂面,空气中充满松柏的清香,引领我们走向山林深处。也许风景太美心情太兴奋,我们居然迷路了,想问路周围韩国人又不谙英语。正犹豫要不要按地图走回头路,有个韩国大叔主动用英语问我们需不需要帮忙?原来这名金先生是旅美韩裔,正要去不远处的阿弥托寺吃斋宴,还邀请我们同行。

我们随着金先生来到山门外,路旁挂满了莲花灯和可爱的佛祖漫画灯笼。佛堂是木制的,地方不大,人们安静地排队领花浴佛。一旁还搭了凉棚,地上一叠叠屋瓦,信徒捐了钱就在瓦片刻上名字,做为修缮寺院之用。阮囊羞涩的我们在堂前绕了一圈就跑去山后的饭堂吃免费餐了。

佛堂前

七彩灯笼

未到饭堂先经过厨房——非常传统的韩式厨房,一名‘阿祖妈’在里头烧柴备饭,院子里排满了泡菜缸和酱料缸,感觉好像回到《大长今》的时代。

传统韩式厨房

酱料缸

饭堂里坐满了人,志工们忙忙地分发蔬菜拌饭和海带汤。

除了我们全场都是韩国人,金先生向大家介绍我们来自马来西亚,当时金正恩的哥哥在吉隆坡机场被毒杀不久,大家听见都议论纷纷。我们听不懂韩语,只顾埋头吃饭——一来走了半天山路也是饿了,二来的确非常美味——一会儿就吃个碗底朝天。

亲切的金先生

饭后还有甜品呢,金先生请我们吃一种米糕,味道清甜,可惜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在本地没见过。喂饱了肚子,我们在后山到处走走。北汉山名寺林立,比如新罗时代高僧元晓建立的祥云寺等,但这座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阿弥托寺虽却拥有韩国唯一的户外立佛。佛像是白石制的,宝相庄严。佛前放了香烛水果,信徒跪在蒲团上默默祈祷。周围木台石阶凉亭,不见富丽堂皇,唯觉清雅。现在很多佛寺装修得金碧辉煌,我反而喜欢这里的青瓦砖墙,另有一份古朴味道。

这里的大雄宝殿也很特别,整个建筑穿石而过。我读《红楼梦》,老是想象不出蘅芜苑到底是怎样筑成:“……那大主山所分之脉,皆穿墙而过……忽迎面突出插天的大玲珑山石来,四面群绕各式石块,竟把里面所有房屋悉皆遮住。”历来影视改编都无法还原书里这个场景,想不到来到韩国竟然让我见证了木建筑如何与石头融为一体。门前还有一个小小的莲花池,池中白玉观音雕像。脱鞋入内,殿前供着金佛,木地板木门画樑,巨石压顶,悬挂着莲花灯。适逢初夏,但感觉分外凉爽,犹如身处岩洞里。当初设这个大雄殿的人真是个天才。

大雄殿穿石而过

殿内

参观佛寺完毕,金先生提议带我们到附近的一个花岗岩台看风景,说这是本地人才知道的好地方。果然一路上都是泥土地,不像游客登山路线有木质台阶。途中我们还经过一道残破的城墙,原来是朝鲜时代抵抗外敌留下来的古城墙。虽然规模比不上中国的万里长城,但是从遗迹中巨大的花岗岩砖看来,当年应该也是费了一番功夫砌成的。

山路越来越陡,树木越来越少,石块也越来越多,韩国人相信在大石头上堆积小石头可保佑行山顺利,因此一路上怪石嶙峋,大石叠小石。

最后一段路程是巨大花岗岩形成陡峭山体,需要借助路旁的铁丝和铁链子。

好容易气喘吁吁攀爬上去,眼前出现一大片倾斜的花岗岩,大概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光滑平整,颜色洁白,在阳光下犹如一大块白玉台。又滑又斜,在岩台上移动不可大动作,以免一不小心滚下山坡。人们或躺或坐,远眺翠绿山林和岩峰。金先生还准备好了甜美多汁的韩国雪梨给我们补充水分。韩国人真是体贴好客!瘫坐在石上触感冰凉,我真想这样一直坐到太阳下山,月色下的玉台一定很美。

可惜事与愿违,一会儿金先生就催促我们下山了。有识途老马带领,下山的脚程快多了,不久就听到了潺潺流水声,我们又回到了山脚入口处的木桥边。离开前人们排队用高压气吹清理鞋底的泥泞和身上的灰尘——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韩国的街道那么干净了。

 

 

2 則迴響於《到韩国过佛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