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段氏

金庸小说鸿篇巨制,人物众多高手如云,有孤胆英雄,有世家大族。我心目中第一武林世家当属大理段氏。这个家族在历史上真实存在过,和小说中一样有禅位出家的传统——不过当然不会六脉神剑,也非个个品性不凡。虚构情节固然为武侠小说增色,但我认为金庸也借此寄托他理想中的帝皇之家。

武林世家的立足之本当然是武功。段氏家传绝技一阳指威力自不必说,南帝段智兴凭此跻身五绝之一,专克西毒欧阳锋的蛤蟆功;最难得的是还可治病疗伤!武功除了杀人伤人还能救人,真是只此一家。另一秘技六脉神剑深藏天龙寺不传俗家子弟,无形剑气堪称金庸笔下最具杀伤力的神功。这两门武功不但威力无穷,而且姿态好看潇洒飘逸,真是‘打得又睇得’!

身为世家,行事风范自有不同之处。段氏虽得国称帝,行走江湖却不拿身份压人,无论是旁人登门求助或本身上门拜馆都依足礼数。通常官宦或富贵人家不免有些排场,段氏地位尊崇却毫无架子。更难能可贵的是,这种亲民作风不仅仅流于表面,他们对待朝夕相处的下属如同朋友,绝不骄矜,堪称模范主公:段誉与花匠交流种花心得、与账房先生下棋,保定帝与大臣同台吃饭,段正淳为侍卫疗伤。所以臣下也忠心耿耿生死相随,南帝出家,渔樵耕读舍弃功名一起遁迹山林。

家风如此,段誉偶然认识丐帮帮主乔峰便结为兄弟,在天下人面前以性命维护义兄就不足为奇了。也许有人会说段誉这个书呆子不通世务所以肯与友同死,但他的父亲镇南王段正淳这个久经世事的老江湖也一样愿意牺牲性命。【段正淳低声向范骅、华赫艮、巴天石诸人道:“这位萧大侠与我有救命之恩,待会危急之际,咱们冲入人群,助他脱险。”范骅道:“是!”向拔刃相向的数千豪杰瞧了几眼,说道:“对方人多,不知主公有何妙策?”段正淳摇摇头,说道:“大丈夫恩怨分明,尽力而为,以死相报。”大理众士齐声道:“原当如此!”】

对外人尚且情深义重何况自家兄弟?帝皇之家却比寻常富贵人家更加和睦,兄友弟恭,保定帝传位给弟弟、侄儿,完全不存在争位夺嫡,甚至想好段正淳继位后减免盐税以收买民心;侄儿生病,皇帝伯伯亲自求治,真是相亲相爱一家人!一般来说普通人家只要有点资产都争得你死我活,这种连皇位都互相推让的情形真是前所未闻。但人人都这样与世无争就乏味了,于是这个十全十美的家庭出了一只黑羊——前朝太子段延庆,因遭奸臣篡位(注意是奸臣篡位,非本家夺嫡哦。)流亡在外,誓要夺回皇位。

段延庆是四大恶人之首,外号恶贯满盈,可是我对他一点都不反感,甚至有些钦佩。他从皇太子流落江湖,身体残障心态扭曲以至复仇不择手段。但行事方面算得上很有君子原则:虚竹救了他, 【我自不能让小和尚为我而死。】遂助虚竹脱困,可见他知恩图报;面对仇人段正淳,他也是一派绅士作风,想到顾全对方颜面。【我是你的父亲段延庆,为了顾全镇南王的颜面,我此刻是以“传音入密”之术与你说话。】啧啧啧,不愧幼承庭训、礼数周周!幸亏镇南王妃的一夜情对象是段延庆, 因为这班天潢贵胄连脉象都与众不同【他段家子孙的脉搏往往不行于寸口,而行于列缺,医家称为‘反关脉’】——否则以段誉的脉象早就‘穿煲’啦!

段延庆虽被仇恨蒙蔽双眼,但恩怨分明,绝不为报仇典当国家利益。【我大理小国寡民,自保尚嫌不足,如何可向大国启衅?何况我初为国君,人心未定,更不可擅兴战祸。】呃,这该怎么形容——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

比起忧国忧民的延庆太子,镇南王段正淳显得太过风流倜傥,不像是明君的样子。段王爷女人太多,私德方面一直被诟病。其实他花心归花心,对每个女人都真心实意,并且付诸行动不是嘴上说说而已。【段誉、阮星竹、范骅、华赫艮、巴天石等大理一系诸人,听二人说到这一桩昔年的风流事迹,情不自禁的都偷眼向段正淳瞄了一眼,都觉叶二娘这个情郎,身份、性情、处事、年纪,无一不和他相似。连段正淳也是大起疑心:“我所识女子着实不少,难道有她在内?怎么半点也记不起来?倘若当真是我累得她如此,纵然在天下英雄之前声名扫地,段某也决不能丝毫亏待了她。” 】后来众女因他而死,他连皇位都不要自杀殉情,算得上是个(多)情圣。

这个痴情的基因延续到后代,刘贵妃偷情生子,皇帝戴绿帽奇耻大辱,不降罪也就罢了,南帝居然还留母子俩在宫中,居然还因为嫉妒不肯救私生子的性命内疚到舍弃帝位出家……实在不可思议,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圣父情怀呀?!

大理的皇位似乎不太值钱,个个轮流退位出家,天龙寺里一堆皇亲国戚,人人参悟佛法慈悲为怀,练武只为弘法护国。唉,现实中多的是横行霸道的小衙内,如果不仗势欺人安享荣华富贵老百姓已要烧高香了。也许金庸看多了历史上的杀兄逼父、造反篡位、争权夺利,所以虚构出一个完美的皇室——为国为民、不恋栈权位、品德高尚、忠孝仁义、善待臣民,更兼文武双全、相貌堂堂,志趣高雅,知书识礼……这都是天朝不曾有过的,借一句洪七公的话:【临安那皇帝小子的力气,刚够端起一只金饭碗吃饭,两只碗便端不起了。】

 

2 則迴響於《大理段氏

  1. 大理段家的人物你都写出来啦。。。
    在这里回顾金庸笔下大理段家的风采。
    只能说如此完美人物描绘只能在书里寻。

    他段家子孙的脉搏往往不行于寸口,而行于列缺,医家称为‘反关脉’
    这个完全没有印象。

    • 天龙八部第十回:

      次日清晨,段正淳与妻、儿话别。听段誉说木婉清昨晚已随其母秦红棉而去,段正淳呆了半晌,叹了几口气,问起崔百泉、过彦之二人,却说早已首途北上。随即带同三公、四护卫到宫中向保定帝辞别,与慧真、慧观二僧向陆凉州而去。段誉送出东门十里方回。

        这是午后,保定正在宫中裥房育读佛经,一名太监进来禀报:“皇太弟府詹事启奏,皇太弟世子突然中邪,已请了太医前去诊治。”保定帝本就担心,段誉中了延废太子的毒后,未必便能安然清除,当即差两名太监前去探视。过了半个时辰,两名太监回报:“皇太弟世子病势不轻,似乎有点神智错乱。”

        保定帝暗暗心惊,当即出宫,到镇南王府亲去探病。刚到段誉卧室之外,便听得砰嘭、乒乓、喀喇、呛啷之声不绝,尽是诸般器物碎裂之声。门外侍仆跪下接驾,神色甚是惊慌。

        保定帝推门进去,只见段誉在房中手舞足蹈,将桌子、椅子,以及各种器皿陈设、文房玩物乱推乱摔。两名太医东闪西避,十分狼狈。保定帝叫道:“誉儿,你怎么了?”

        段誉神智却仍清醒,只是体内真气内力太盛,便似要迸破胸膛将出来一般,若是挥动手足,掷破一些东西,便略略舒服一些。他见保定帝进来,叫道:“伯父,我要死了!”双手在空中乱挥圈子。

        刀白凤站在一旁,只是垂泪,说道:“大哥,誉儿今日早晨星还好端端地送他爹出城,不知如何,突然发起疯来。”保定帝安慰道:“弟妹不必惊慌,定是在万劫谷所中的毒未清,不难医治。”向段誉道:“觉得怎样?”

        段誉不住的顿足,叫道:“侄儿全身肿了起来,难受之极。”保定帝瞧他脸面与手上皮肤,一无异状,半点也不肿胀,这话显是神智迷糊了,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原来段誉昨晚在万劫谷中得了五个高手的一小半内力,当时也还不觉得如何,关别你亲后睡了一觉,睡梦中真气失了导引,登时乱走乱闯起来。他跳起身来,展开‘凌波微步’走动,越走越快,真气鼓荡,更是不可抑制,当即大声号叫,惊动了旁人。

        一名太医道:“启奏皇上,世子脉搏洪盛之极,似乎血气太旺,微臣愚见,给世子放一些血,不知是否使得?”保定帝心想此法或许管用,点头道:“好,你给他放放血。”那太医应道:“是!”打开药箱,从一只磁盒中取出一条肥大的水蛭为。水蛭善于吸血,用以吸去病人身上的瘀血,是为方便,且不疼痛。那太医捏住段誉的手臂,将水蛭口对准他血管。水蛭碰到段誉手臂后,不住扭动,无论如何不肯咬上去。那太医大奇,用力按着水蛭,过得半晌,水蛭一挺,竟然死了。那太医在皇帝跟前出丑,额头汗水涔涔而下,忙取过第二只水蛭来,仍是如此僵死。

        另一名太医脸有忧色,说道:“启奏皇上,世子身上中有剧毒,连水蛭也毒死了。”他那知道段落吞食了万毒之王的莽牯朱蛤后,任何蛇虫闻到他身上气息,便即远避,即令最厉害的毒蛇也都慑服,何况小小水蛭?

        保定帝心中焦急,问道:“那是什么毒药,如此厉害?”一名太医道:“以臣愚见,世子脉象亢燥,是中了一种罕见的热毒,这名称么?这个……这个……微臣愚鲁……”另一名太医道:“不然,世子脉象阴虚,毒性唯寒,当用热毒中和。”段誉体内既有黄眉僧、南海鳄神、钟万仇阳刚的内力,复有叶二娘、云中鹤阴柔的内力,两名太医各见一偏,都说不出个真正的所以然来。

        保定帝听他们争论不休,这二人是大理国医道最精的名医,见地却竟如此大相枘凿,可见侄儿体内的邪毒实是古怪之极,右手伸出食、中、无名三指,轻轻搭在段誉腕脉的‘列缺穴’上。【他段家子孙的脉搏往往不行于寸口,而行于列缺,医家称为‘反关脉’。】

        两名太医见皇上一出手便显得深明医道,都是好生佩服。一人道:“医书上言道:反关脉左手得之主贵,右手得之主富,左右俱反,大富大贵。陛上、镇南王、世子三位都是反关脉。”另一人道:“三位大富大贵,那也不用因反关脉而知。”先一人道:“不然。世子的脉象既然大富大贵,足证此病虽然凶险,却无大碍。”另名太医不以为然,心道:“大富大贵之人,难道就没有夭折的?”但这句话却不便出口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