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地图之大马篇

听了刘天讲古之【Fraser’s Hill为什么叫福隆港】才知道原来福隆港是闽南话“窟窿岗”的变调。想想还有许多本地译名不知背后典故,罗列出来希望有识之士解惑:

  1. Mersing/丰盛港 – ‘港’字对头,‘丰盛’怎么来?
  2. Titi/知知港 –内陆非港口。
  3. Johor/柔佛 – 发音相差十万八千里,难道是闽南话潮州话的译音?
  4. Johor Bahru/新山 – Bahru是‘新’,但‘山’从何来?柔南是平地无山。
  5. Seremban/芙蓉 – 森美兰这许多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地名以此为最,芙蓉即莲花,但此地并不多植莲花。
  6. Seri Menanti /神安池 – 森美兰皇城,仙境般的名字,不准确也甭理了。
  7. Timiang/沉香 – 耐人寻味,应该与沉香救母的男主角无关,估计出产沉香木?
  8. Pertang/葫芦顶 – 想破头都想不出其中关联。
  9. Bahau/马口 – 据说还有马身,堪比汕头汕尾。
  10. Rawang/万挠 – 正如花友太空人所言:为什么不是挠万??
  11. Cheras/蕉赖 – ‘赖’字还有迹可循,‘蕉’是哪个方言的发音?
  12. Kajang/加影 – ‘影’字奇。
  13. Kuala Lumpur/吉隆坡 – Kuala Selangor 是‘瓜拉雪兰莪’为什么在这里变成‘吉’?
  14. Pudu/半山芭 – 我猜当年开埠地位处森林边缘,‘半’字妙。
  15. Pudu Ulu/新街场 – 森林深处反而叫新街场,奇怪奇怪。
  16. Brickfield/十五碑 – 很有故事的名字。
  17. Sepetang/十八丁– 十八添丁?
  18. Teluk Intan/安顺 – 印象中与Anson有关,意义倒好。
  19. Labuan/纳闽 – ‘纳’字勉强对得上,‘闽’字完全不相干啊?难道是因为多闽南人?
  20. Chemor/珠宝 – 小镇取个珠光宝气的名字, 疑案。
  21. Pulau Langkawi/浮罗交怡 – ‘浮罗’从何而来?与浮罗山有关吗?
  22. Bukit Mertajam/大山脚 – 马来名为山,中文名却为山脚,到底是山还是山脚?

除此之外,本地地名有不少佳译,大选来临我最喜欢看选区列表,比较原名与翻译。在此举出一些有趣的例子和大家分享:

  1. Sekinchan/适耕庄 –音意俱全,鱼米之乡的完美名字。
  2. Genting/云顶 – 如诗如画,又符合地理条件。
  3. Jelutong/日落洞 – 太有气势了,‘日落洞之虎’像水浒好汉的外号。
  4. Batu Caves/黑风洞 – 像《西游记》里的名字。
  5. Janda Baik/贞德拜 – 拍案叫绝,好寡妇当然锡以‘贞德’之名。
  6. Perlis/玻璃市– 玻璃之城!多么美丽脆弱,令人想起: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7. Perak/霹雳 – 霹雳雷霆之势,有型有款。
  8. Kuala Kangsar/江沙 – 虽然吞掉了‘瓜拉’但衬得起霹雳皇城的气派。
  9. Pontian/笨珍 – 以笨为名只此一家,还分大笨珍小笨珍呢。
  10. Pulau Redang/热浪岛 – 音意俱全,令人神驰心往。
  11. Lang Tengah/浪中岛 – 一音一意结合,甚佳。
  12. Jenjarom/仁嘉隆– 好意头又符合音节。
  13. Terengganu/登嘉楼 – 为了好意头舍弃旧名丁家奴。
  14. Rantau/晏斗 – 我的家乡,‘晏’其实读作‘宴’非‘按’,估计是汉语拼音规范化之前的产物。
  15. Nilai/汝来 –‘汝’读音‘儒’非‘泥’,同上。
  16. Segambut/泗岩沫– 念这三个字时可联想到浓重乡音
  17. Setiawan/实兆远 – 同上。
  18. Klang/巴生 – 据说翻译自马来语涨潮Pasang。
  19. Gunung Rapat/昆仑喇叭 – 名不经传的小地方,却一见难忘

有的地名很有意思,但直接意译的例子不多,以我所知只有:

  1. Pulau Perhentian/停泊岛 –恐怕是因为原音太长了只好意译。
  2. Bukit Kayu Hitam/黑木山– 我怀疑《笑傲江湖》里的黑木崖灵感来自于此,哈哈。
  3. Tanah Merah/红土坎 – 加‘坎’字妙。
  4. Bandar Tasik Selatan/南湖镇 – ‘城’变‘镇’。

以下如果意译十分有趣,可惜都采用音译:

  1. Pulau Ketam/吉胆岛 – 即‘螃蟹岛’。
  2. Gua Musang/ 话望生 –即‘狐狸洞’
  3. Sungai Petani/双溪大年 – 即‘农夫河’
  4. Kuching/古晋– 即‘猫城’
  5. Slim River/士林河 –可想而知十分苗条,与台湾的士林重名。

上述可见我国地名色彩丰富,不同方言、不同时期的翻译都有不同的风格。开埠先贤灵活变通不拘泥,以顺口为上,偶有神来之笔。不准确、不规范又怎样?我宁愿接受这是历史的一部分——你要瓜拉隆坡吗?

延伸阅读 – 翻译地图

4 則迴響於《翻译地图之大马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