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中东印象] 埃及篇(下)

尼罗河

我是吉隆坡人,对“河流”的概念来自比排水沟略大些的鹅唛河及巴生河。来到阿联酋,莫说河,连沟渠也罕见。因此,世界第一长河带给我的震撼可想而知。首先,河中居然有岛!美不胜收的菲莱神殿正是位于尼罗河上游中的小岛。古老庄严的神殿周围只见深蓝色的河水流向天际,几千年的岁月就这样悠悠而逝。

再者,导游告诉我们埃及最贵的地段都是处于尼罗河两岸。很难想象人们花大钱争着住在巴生河畔吧?游河时我在船头闲望,发现沿岸青葱翠绿,远山却寸草不生,分别好比马来西亚与沙地阿拉伯!原来,在干旱不雨的北非,这是他们唯一的水源。

强烈的对比

尼罗河诚为埃及之国本,尊为“母亲河”,他们吃她的(农耕,养鱼,牧畜),喝她的(饮用食水),穿她的(种有名的埃及棉),用她的(运输,发电),日常生活简直离不开她,眼里天天看她、耳里天天听她、嘴里天天讲她。不但如此,尼罗河还和古埃及人的宗教观有关:他们认为日出代表生命,故在东岸祭神,建立庙宇;日落象征死亡,因此金字塔,帝王谷等墓地都在西岸。

金字塔

问题来了,既然有肥沃的土地,法老王为什么不挑个草木茂盛风景优美的地方长眠?为什么金字塔都筑在沙漠中?原来,这与其建造方法有关。

 

金字塔为七大奇观之首,千古谜团便是如何搬运几吨重的巨石,再一层层垒上。数千年前,没有起重机,没有升降台,却能建成几十层楼高的金字塔。据导游说(无所不知的导游),秘诀是填沙法!沙漠有的是沙,最简易的方法便是沿着塔基填沙,沙围随着塔基升高,充当脚子架。即是说,沙堆环绕金字塔螺旋上升直到整座塔埋在底下,塔成之后再清除沙子。

 

谜底就这么简单?不是外星人、不是未来人是沙?!他说的方法是否可行得请教工程师。仅按常理推测有一定的可能性,否则我想不通为何不选块风水宝地而非要在沙漠不可。(这是以华人的角度吧,哈哈哈)

如果狮身人会说话

狮身人面像的“官方照片”背景通常是金字塔配上万里黄沙,令人发思古之幽情。然而,和所有的名人一样,狮身人私底下并不像他的“公众形象”那么不食人间烟火。他住在热闹方便的社区,周围是民宅,过一条马路就是肯德基家乡鸡和必胜客。如果他肯接受访问,便可告诉我们这几千年来的沧桑变幻,邻居从古埃及人到现在的阿拉伯人,可吃得消热情的游客每天向他献吻,豆泥面包和批萨哪个较合胃口等。可惜当我站到他面前时,他老人家一贯地默然不语。几百年后,我们都不在了,家乡鸡和必胜客想必也消失了,狮身人还是一样微笑着面对新邻居,新口味。

与市民比邻而居

面对快餐店

人间烟火

肚皮舞

久闻埃及国舞大名,我国某市议会甚至要花公款包团“考察”,魅力可知。在邮轮上的余兴节目便是观赏肚皮舞,偏偏当晚我早睡错过了。第二天向团友查询,一位男士摇头道:“不行实在不行!”现附上该舞娘玉照供各位赏鉴。

肚皮舞娘

我们向导游反映失望之情,他笑着解释中东女人以肥胖为美,该国最有名的肚皮舞娘身型更加非同小可,甚至不能穿过轮的侧门!我半信半疑上网求证,结论是“虽不中亦不远矣”。(有兴趣的朋友请查找Fifi Abdou

博物馆

基于安全理由,金字塔与帝王谷内的木乃伊及陪葬品都迁到博物馆去了,原地只余搬不动的石棺壁画,因此开罗国家博物馆是游客必到之地。博物馆保安十分森严,不但大门前有重重关卡把守,内里不同的展览厅也有个别的保安室,连我这种相貌忠厚的一等良民也得经过再三检查,哈哈。还有,馆内不准拍照,一些热爱摄影的团友不免若有所失,只好以眼睛代替相机。

 

参观完毕后我觉得这些保安措施十分合理。因为其收藏品的确是稀世奇珍,令人目瞪口呆。价值连城如木乃伊,历代帝王的金银珠宝自有独立的展览室,其余的石像,碑文,雪花瓶,纸莎草等等不过随意摆在大厅。其中最教我大开眼界的当数图坦卡蒙的宝藏。

 

图坦卡蒙的宝藏

一步入图坦卡蒙的展览室,我就后悔没有带太阳眼镜除了几十个晶莹剔透的雪花瓶外,满室的陪葬品都是黄金。这位少年法老王的王冠、面罩、耳环、项链、戒指、腰带、手镯、足饰···皆是足金打造。不但如此,他用的器皿、拿的权杖、坐的龙椅、睡的床席、挽的弓箭、开的马车(是的,马车)、甚至他躺的棺材,无一不金光灿烂。有趣的是,他的随从侍卫却多是黑皮肤的努比安人,难道是为了中和过份耀眼的光芒?

 

位尊而多金固然令人羡慕,不过一想到每天要戴上这些沉甸甸的金器,举步艰难,又不得不对他寄予万二分的同情。这位图坦卡蒙十九岁就成了木乃伊,死因众说纷纭,有说是暴毙,也有说是谋杀,我怀疑是不堪长期负荷过重身亡。

《图坦卡蒙与妻子》纸莎草图

洛神花茶

当地人流行喝一种花茶,唤作Hibiscus Tea。我们听了大惊,国花怎么远渡重洋被人泡来喝了?后来搞清楚这个Hibiscus是指洛神花,与我们的大红花同是木槿属。虽是美丽的误会,但勉勉强强也算有亲戚关系,我在大红花的国度第一篇文章就以Hibiscus Tea结束吧。

洛神花茶

九天的埃及之旅,可说的当然不止这些。只是事隔年半,印象逐渐模糊。写下记忆所及,聊以自娱而已。

 

 

 

01[中东印象] 埃及篇(上)

受到KK的启发,我也要把中东的生活记录下来。两年来的记忆随手拾遗,就以一年半前的埃及之旅开始吧。

开罗

开罗,古埃及文明的中心,金字塔的所在,考古学家的圣殿但我对开罗的第一个印象居然是—-!

 

离开机场的路上经过好几个路障,荷枪实弹的军警人员带着警犬来回检查。久在阿联酋太平盛世的我们几曾见过这种阵仗,导游见我脸上变色,忙解释这是为了保护游客安全云云。后来在大街上,火车站都可见到这些带了铁丝口罩的大狼犬,给怕狗如命的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我们一行人都是从事建筑业的, 所以一进入开罗市区就感到熟悉又亲切处处是未完成的楼房, 没上漆的砖墙,四散的铁枝,建了一半的屋顶….这分明是个建筑工地嘛!不同的是, 这些半成品都停了工, 还住了人! 看到我们迷惘的表情,导游解释说(可怜的导游,不停地解释)埃及法律规定建筑物完工后要缴税,所以他们故意留下“缺憾美”,这些屋子外表虽然不堪,内里和普通民居没两样。我们听了不禁佩服,通常未完成的项目是本行的噩梦,要不废置,要不打官司,总之亏钱是一定的了,哪里想到还可以逃税呢!不过其他城市如亚历山大港和阿斯旺市容整洁美观,不见半成品,看来只有首都市民最为灵活变通,哈哈。 

开罗另一奇观

导游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果然有道理,之前我并不知道埃及有庞大的基督教社群(占总人口二十巴仙)。我们的导游就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他一年斋戒二百多天(!),我们大鱼大肉的时候他总在一旁吃素。因此他体形瘦削,不像一般阿拉伯人那样身子胖大。

 

这个英俊的年轻人开朗健谈,一路上带着我们玩问答游戏,黑魔术,还教我们一些简单的阿拉伯话。他对本土基督教的历史了如指掌,言语间隐隐有无限感慨,可惜我们这些没良心的观光客只是一听而过。

 

火车

尼罗河上游下游相距千里,阔气如日本游客乘坐内陆航班直抵南部的阿斯旺,穷兮兮的我们就选择历时十七个小时的火车。记得当时火车站停电,我们摸黑排队,吃东西,凭着气味找到厕所在黑暗中过了一小时才恢复电供,也得以目睹当地人争先恐后上火车的奇观:车里的人拼命挡着门,任由月台上的人辱骂,恐吓,撞门等等,双方争持至火车开走,车窗上有裂痕为証。幸好,外国人有专用班车,否则没有受过训练的我们肯定上不了车,哈哈。

气温

埃及冬季气温差异极大,白天穿夏装,晚上就要穿冬装了。我坐夜班火车时穿两件外套加毛衣还是冷得发抖。白天又热又晒,阳光照在脸上刺痛,帽子都不管用,不得已我只好效法中东妇女包头纱。本土智慧果然不错,头纱又轻又通风又防晒,只一样不好:被朋友改了个花名叫Makcik Fatimah至今还拿来取笑。

 

我在阿斯旺街头赶马车,不幸近距离观察马儿的屁股。它的肛门突出肿大成绿色球状,还不停地拉屎。照理说马儿长期运动,为什么也会生痔疮?可见医生的话不能尽信。由于时间紧促我来不及留意其他马儿的肛门,如有爱好骑马者敬请解答。

 

努比安人

在阿斯旺参观了努比安村之后很巧合地在回程的火车上和一个努比安家庭同车厢。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他的白人妻子与十岁左右的儿子。那白人女子蒙着黑面纱,口操英国腔。虽然看不见容貌,但从她的双眼及声音可知比其夫年轻得多。望着坐在我对面的混血男孩,我心想:到底是什么令到一个年轻的英国女子远离家乡嫁给一个异族老男人,遮盖自己的容貌,接受全新的宗教,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

 

我和友人肆无忌惮地在他们面前议论着,那男人突然问道:“你们不是马来西亚人吗?怎么说中国话?”吓了我们一跳。原来他常年到广州做生意,听惯了华语。这个故事教训我们中国崛起之后切勿当面说外国人是非,哈哈!无论如何,这对夫妻的背后一定有个故事,只是我再也没机会问他们了,所谓萍水相逢就是这个意思吧。

 

沙地上的厕所

长途开始了···

去阿布辛贝勒神庙要三小时,途中尽是一望无际的沙漠。偏偏开车没多久我就想上厕所了,忍无可忍之下只好鼓起勇气要求导游让我下车解决。就这样,我在微亮的晨光中走了好远好远,在冷风中颤抖,灌溉久旱的沙地,还须眼观四方,以防有蝎子出现拔腿就逃。唉,生平数这次最接近大自然!

 

幸好它没出现···

日本人

埃及有许多外国游客,以日本人最易辨认。他们衣着得体,令人自惭形秽。我看见一位日本老先生气喘吁吁从金字塔出来,穿着浅色西装麻质外套,同色帽子,用丝手帕拭汗。我简直无法想象他平时是如何地衣冠楚楚。后来在帝王谷见到一位女士,更加叹为观止:半跟鞋,白丝袜,珍珠项链,淡妆,头发拢得整整齐齐。我看了她,再看看自己穿得象难民一样。

 

东洋客不光讲究包装,言行举止也叫人叹服。古迹占地广阔,通常导游向我们讲解的时候都要扯了嗓子在喊。人多拥挤的时候就会出现多个频道同时广播的情况。日本团却异常安静,因为他们都戴了耳机,导游只需轻轻对着讲筒说话。听得既清楚,又避免在古庙中大声喧哗干扰旁人。细心若此!难怪日本游客在世界各地有口皆碑。

 

日本游客戴的就是类似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