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耿星河]教子

 

陶渊明向来是我最喜爱的诗人。他不但才华洋溢、淡泊自守,在子女教育问题上更是思想开明,简直是模范父亲!何以见得?请来看这首《责子》:

白发被两鬓,肌肤不复实。

虽有五男儿,总不好纸笔。

阿舒已二八,懒惰故无匹。

阿宣行志学,而不爱文术。

雍端年十三,不识六与七。

通子垂九龄,但觅梨与粟。

天运苟如此,且进杯中物。

全诗轻松风趣,题目叫《责子》,其实是拿他们没办法,对五个儿子的考语更是叫人绝倒:

阿舒身为长子,惰性在兄弟间也是排第一。二哥阿宣不崇文,难道尚武?如此身手在乡间总有用处,说不定还可帮老父担水施肥呢!阿雍阿端这对活宝定是天天逃学无疑,遗传自元亮先生的天资不可能如此鲁钝,贾宝玉在这个年纪已经会吟风弄月了。孺子假如活在现代,就是超重儿童。

一代文豪却不以书香门第自居,任由这五个不肖子游荡嬉戏。老爸没被气疯之余,还不介意家丑外扬,作诗自嘲传诵后世。也许有人会说陶渊明是名士派作风,饮酒赏花之余哪有工夫教子?他只不过是个不合格的父亲罢了。

那么请来看他的遗书《与子俨等疏》。这篇文章诚挚感人,他自知命不久矣,临终关注的是儿子们的品德操守,教诲他们兄弟要友爱,告诉他们他一生的抱负与坚持,并为他们跟着他吃苦熬穷而感到歉疚。但他依然说:“……将非穷达不可妄求。”可见他不以父亲的权威压人,对儿子的期许不是高中状元飞黄腾达,而是人格高尚清白处世。

陶氏兄弟幼年无法无天,照样长大成人,心智发展恐怕比许多现代儿童来得健全。此文并非鼓励父母放纵子女,只是近年考生自杀、小学生精神衰弱的问题时有所闻,希望天下望子成龙之士忙着教子之余,也抽出时间念念这首《责子》,学学陶渊明的豁达吧。

南洋商报/副刊父母交流站
2005.2.1

(六年前就进军父母交流站了,真是三级跳)

[我的书架] 岳飞传连环画

 

我是个不折不扣的书虫。从小便爱看杂书,闲来著文章自娱。至今换来满满的书架、空空的口袋和的近视也不后悔。这一切源自童年时第一本令我沉迷的书——《岳飞传连环画》。

书是我母亲买的,年代久远,传到我手中时已残缺不全了。虽然破破烂烂,但画工十分精美,故事节奏明快,大大的图画配上简短的说明,很容易一个八岁的小孩一头栽进九百年前那个中原板荡的世界。

在那个遥远的年代,有昏君,有奸臣,有金兵,有一个大英雄;什么朝廷、勤王军、靖康之难、半壁江山……统统我连听也没听过,觉得比课本有趣多了。我津津有味地追看到最后一册《风波亭》,看了结局第一个反应是问我的母亲:“这是历史还是故事?”

我多么希望这些都是虚构的,但妈妈告诉我岳飞是真的,秦桧是真的,风波亭也是真的。我小小的心灵受到震撼,没法接受这个悲剧竟然真实的发生过。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世间有不公、冤屈和绝望。

这套连环画我重温无数次,看得滚瓜烂熟,残破的书页翻得更加残破,却再也没有勇气打开最后一册。

后来我到杜拜工作,母亲收拾旧物时丢了仅存的残本。我得知后跌足浩叹,觉得岳飞又一次被辜负了,天天吃油炸鬼也不能弥补我的罪孽。

几年来我找遍了书局和旧书铺皆不得要领。上个月无意中看到中国网友评论拍摄中的《岳飞传》剧照:“怎么是红马?连环图里岳飞骑的是白马。”我脑海登时出现连环图的封面——也是白马!证明有人和我看过一样的版本!

我马上到中国的购物网站寻宝:原来此书几年前出了新版。虽然版面字体设计略有不同,但一看到那些图画就好像重逢失散多年的故人。

现在这套连环画已经安安稳稳地放在我的书架上,特为文纪念以兹失而复得之喜。又上载至我的相簿http://sarahtan.blogkaki.net/memory/公诸同好。

希望你们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