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咽癌与我]走漏风声

诸事已定,我按照计划于二月底回国。这些日子我全副心神都在网上,工作效率奇慢,工地会议也不出席,理直气壮告诉上司:“我不想浪费生命!”怎么不是呢?这样平静正常的日子只剩下几天了。

回国前倒数第五天,我收到一封电邮:

我听到这个令人伤心的消息,很佩服你的勇气,愿上帝保佑你。

署名电机部陆先生。我当场炸了起来。他怎会知道这个秘密?再往下读,原件发自地盘秘书盖小姐。大意是我身患恶疾,请大家写下祝福语送给我。

——原来大家都知道了?!我还自以为保密,难怪那天总务大人主动给我换新的饮水机,我都已投诉两个月了;难怪昨天和某某同桌吃饭时他用同情的目光望着我;明明拜托了不说出去的,我不要别人的同情,我只想过最后正常的生活,唯一的心愿也不获尊重……我气得流下泪来。

这时电话响了,旧同事林某打来,第一句话就问:“你有没有什么和我讲?”

我只答两个字:“没有。”

她一呆,又说:“他们说你生病……。”

我不等她说完:“那你问他们去!”

她继续说:“为什么你不跟我讲?听说你患了口腔癌、还是甲状腺癌……。”

口腔癌?甲状腺癌?

我发脾气:“我没话讲。有那么多代言人,还用我亲口讲?”就挂断电话。

过了一会,身在阿布扎比的旧同事甘某也借故致电美菱打探我的事。不得了,看来消息已传遍阿联酋,肿瘤也已冲出鼻咽,发展到口腔和甲状腺了。下一步该不会谣传我已病发身亡了吧?

这时电话又响了,我恼火关掉。一把拉了盖小姐进洗手间,问:“你知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

我凶巴巴的样子吓得她不敢作声。

我自问自答:“我患了癌症想过最后几天正常的生活。为什么你们不让我?”说完流下泪来。

她手足无措:“对不起,我们只是想帮你,你别哭,真的很对不起……。”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朱工开会时说的。”

难怪!

“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们知道的?”

我苦笑:“你寄给全体同事的电邮,陆先生转发回复给我。”

“哎,陆先生……!。”

事已至此,也不能怪任何人,只是得想办法停止来电查询。我可不想召开记者招待会。我想起同一地盘的工程师卢某。他是马来西亚电台台长,拜托他应该最有效吧?

卢某一口答应:“你放心!我一句也没说,连我的女朋友,我也脸黑黑警告她不要和别人谈论这件事。”

我破涕为笑:“对不起,害到你要脸黑黑对女友。”他最爱女友了。

菲律宾秘书Maricel见我抹眼泪,我解释因为生病了,她平静地说:“我知道。”

我有点惊讶,她并没有去开会,也不在电邮名单上。

 “你回来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了。我看到你扫描医生的信。”扫描机连接她的电脑。

我惊讶:“那封信的医学名词……。”我可看不懂飞龙走凤的拉丁学名。

“我是药剂系毕业。”

我更惊讶了。

她接着说:“我没告诉任何人。我会为你祈祷的。”

我真想拥抱亲吻她。

之后电话果然不再响了。人人都装作若无其事。

只是到食堂吃饭,感到周围奇异的目光,背后似乎有人交头接耳。美菱转述她听到的话:“啧啧,还这么年轻,看起来也没什么不妥呀?”

我受不了,第二天不去食堂,由美菱帮我打包。她净挑些大鱼大肉,我照吃如也。忌口?健康饮食?回国才打算吧!

那几天同事们待我一如既往,吩咐我做这个,催我交那个——好像我还有很长的日子在这里。美菱陪着我说笑话,用马来话说,周围的香港人狐疑的看着两个“马来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得偿所愿,过了一把正常的生活,浑忘身患恶疾大祸临头。我很感激大家对我的用心。

更感激的事还在后头——盖小姐叫我进经理室,顶头上司钟先生交给我一个信封——里面是同事们的捐款,有五位数之多!我错怪了盖小姐,她电邮公告天下是为了这个!我惭愧的望着她,想说对不起又……见了钱立刻道歉未免太势利了吧?!

我嚅嚅的想说些什么,她递给我一个小盒子。咦,这又是什么?

打开,里面是地盘几十个同事写给我的祝福卡片!

盖小姐微笑说:“我们帮不上什么忙,这是一点点支持。”

我含泪拿起一张张的小卡片,她都想到了:将来我独自在医院受苦,可以看这些祝福语分散注意力,小盒子便于携带放在床头……。

还有另一个黑色布盒:“这是哈欣给你的。”

里面有一串粉红色的伊斯兰祈祷念珠,“他太太穿的珠,一直带在身边,现在送给你。”

哈欣,可爱的阿富汗人,这串念珠的力量不是来自阿拉,是来自你们夫妇!

来自阿富汗的祝福

我又哭了。两个星期来哭了无数次,这是第一次流下感动、感激、还有羞愧的泪水!

附上盖小姐电邮原件。盖盖,对不起,那段日子我心神大乱,害你受委屈了,对不起……谢谢你!

每天相處12個小時的親愛的同事們

每天只有短短的24個小時,但是我們從早上7點多就坐在一起吃早餐了,直到晚上7點才揮手做別。每日三餐在一起,每天一半的時間都呆在一起。在這個相對陌生的地方,沒有了父母家人的陪伴,我們就是彼此最親近的人。無形中,就形成了一種只屬于我們彼此間的聯系和依靠。在迪拜,我們互相關心,互相陪伴。

現在我們身邊最最親近的人中有人生病了,還是很重很重的病,要離開我們去努力的積極治療了。我們能為她做的又真的很少很少,關于生病的一切一切最痛苦的事情,都只能Sarah自己去承受,我們都不能幫上什麼忙。只能看著她生病,看著她難受,看著她去接受化療

還好,我們還可以送給Sarah祝福,發自內心的的對Sarah的最最真誠的祝福‧‧‧

準備了一些卡片,可以供大家用寫祝福之用。在我們寫下祝福之前,都耐下心來,靜靜的仔細的想想,自己想給Sarah怎麼樣的祝福。

我們寫卡片用的幾分鐘的時間,可能就是Sarah回家之後,獨自一人時面對生活挑戰的勇氣的來源。

一個人的祝福是單薄的,但是有了我們那麼多人的真心的祝福,相信Sarah會開心的。當我們不在她身邊的時候,她獨自一人翻看這些卡片的時候,希望她能從我們的字里行間感受到我們的關心,感受到生活的快樂。

除了卡片呢,也準備了信封,放在XX和YY那里,其實多寡真的不重要,對于癌癥的治療,都是杯水車薪。但無論怎樣,是我們的心意。有心意,就好。大家方便的時候找XX和YY拿卡片,明天再悄悄的還給我倆,在Sarah的飛機起飛之前,把我們的祝福和心意都完整的送到她手

最最後呢,也請大家在每天為地盤努力工作之余,能夠多多的關心自己的家人朋友,多多的鍛煉身體,多多的開心,多多的享受生活,多多的彼此關心。

 

                                                                                                                           四、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