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旧酒四合院

圖片

旧公司(某发展商,姑隐其名)的创意比赛得奖作品。因为最近去了一趟北京,在胡同里的四合院住了几天,自觉有资格发表了。

原作是英文,我简短翻译一下,大家将就看吧。

图一:给大家庭的现代四合院

图二:

  1. 概念
  2. 现代房屋类型及问题
  3. 新型四合院- 大家庭相连房
  4. 好处
  5. 挑战与改进
  6. 比较同类型房产

 图三:

四合院概念:父母住正房(北)/ 儿子们小家庭住东西厢房 / 未嫁女住里房/ 大门(南)/ 公共区域

图四:

现代房屋类型及问题

三房两厅中小型房屋 / 供核心家庭 / 长辈独居

独立半独立洋房 /供大家庭 / 缺乏私人空间/ 婆媳妯娌问题

图五:

解决方案:新型四合院- 大家庭相连房

前后排屋 / 中间庭院相连

图六:

一楼 / 饭客厅/厨房到中庭同向后排房子

二楼 / 睡房(非主人房)窗口面向中庭

图七:

- 前后两列普通排屋

- 无后巷

- 以中庭相连前后两间排屋

- 两个入口/两间主人房/两个泊车位

- 两间屋子/ 小辈长辈私人空间 /中庭相连方便照应

图八:

婆婆:可天天见我的孙儿!还是这间屋子的女主人!

媳妇:我也是这间屋子的女主人!有人照看孩子。

图九:

好处:

  1. 多窗/ 通风日照好

图十:

好处:

  1. 窗外风景好/ 非主人房不必面对后巷

图十一:

好处:

  1. 弹性空间 / 共用女佣

图十二:

好处:

  1. 私隐/ 外人看不见家庭活动,如BBQ

图十三:

  1. 安全/ 小孩玩乐/ 外人难闯入

图十四:

  1. 女穆斯林方便/ 在中庭活动不必遮盖头发

图 十五:

  1. 市场局限:大家庭/ 三代同堂
  2. 楼层局限:限两层/ 日照问题
  3. 没有后巷:火灾逃生问题
  4. 定价:须低于两间排屋
  5. 地契:一个或两个?

图十六:

比较同类型房产:我弄不到图表,请大家自己看,抱歉。

图十七:

多谢捧场!

 

 

 

[鼻咽癌与我] 最难的一关

圖片

虽然度日如年,两个星期终究会过去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二零零九年二月廿八日——我归国的日子。

前一晚我和母亲通电话,为显示我一切如常,没有被裁员打击,还主动提议替阿姨到机场免税店买酒。

归途并不顺利(详情请见《杜拜篇-下》,整个航程我没有合眼,脑海中净想着家人的反应、什么样的开场白杀伤力最低、如何令他们安心···

七个小时后,避无可避,我回到了马来西亚,从今天起我就是个病人了;父亲来接机、一路上我们谈笑自若。如果事先告诉父亲,万一他不堪刺激心脏病发酿成交通事故岂不是祸不单行?还是留待到家两老坐稳才宣布比较安全。

回到了家,母亲很高兴地张罗我喝水吃饭;一面痛骂我的无良公司竟然裁掉我这么个好员工。我催她快吃,待会再骂。

她吃完了,坐在沙发上剔牙签。我慢慢接她的话:“其实我没有被裁。”

“···嚇?”

“只是请假。”

“噢···”,她狐疑:“可是你明明说···”

“请病假。”

她眼眶红了:“B,你别吓我。”我的乳名叫阿B。

我鼓起勇气:“鼻咽癌。”

我不敢望她的脸,只听见哭声:“哇~~!”

赶紧加了句:“第二期,很容易医的。”真相是第三期。

不过妈妈的泪水已经决堤了:“为~什~么?!”

爸在一旁看报纸,抬起头来望了我们一眼,说:“这种病可以医的,大把人医好没事。”他顿了一顿,指着头条新闻上被劫匪攻击导致脑死的妇女,继续说:“我宁愿你有病去医,好过走在街上被打爆头。”

“···嚇?”这下轮到我被老爸的话吓着了。

虽然现在是努力制造乐观情绪的时候,但我还是忍不住反问:“呃···爸,生病不代表走在街上不会被打爆头吧?”

“机会比较少啰,生病难道还出街咩?”

不无道理,我真心拜服老爸的强大逻辑和超级乐观精神。

老妈“啋”一声:“大吉利是!又癌症又头爆!两父女说点好的。”然后忍不住笑出来,脸上还挂着两行泪。

日夜悬心了十几天的悲剧场面,居然变成类似爆笑喜剧,如此荒谬的对白估计没有编剧写得出来。

配合轻松气氛,我趁机夸大网上收集的资料:医学多么昌明、鼻咽癌多么普遍易治、某某名人曾经患过此症,现在还不是生龙活虎(偏偏我举的例子尹志强与成奎安都先后复发病逝了,呜呼。)

老妈止了泪,我继续报告:“医药费不必担心,电疗的费用由公司出,化疗我有医药卡,全部都搞定了。我还有一个半月的有薪病假,同事又筹了一笔钱给我,几天后就寄到了···”

我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妈妈走过来抱我在怀里:“你都安排好了,不叫我们担心。”然后相拥而泣。老爸在旁继续看报。

这时我的弟弟从房里走出来。妈妈含泪拍拍身旁的位子,示意他坐下有大事宣布;他睡眼惺忪地望着我俩:“阿姐已经跟我讲了。”我提前短信通知他,用意是多一人帮忙安慰两老——不过看来是我多虑了,老爸笃定泰山阅报,老弟也若无其事地用午餐。

老妈又拉妹妹过来,用她能明白的语言解释:“阿姐的鼻子生病了,sayang 一下。”大概刚才我们又哭又笑的吓坏了妹妹,她立刻扑上来按摩我的鼻子,一面说:“医鼻子···医鼻子···医了就会好。”人人都被她施展的‘医术’逗笑了。我亲吻她的脸颊:“幸好有阿妹医鼻子,一定会好的。”

大家都接受了事实。多天来筹谋演戏心力交瘁,我终于可以安心睡个觉。昏睡了不知多久,隐隐听见母亲向阿姨泣诉。

据说姨丈的第一个反应是骂阿姨:“还叫阿B帮你买酒!”

阿姨反驳:“我哪里知道她生癌···酒还不是买给你喝!”

大家的反应都出乎意料。谁说人生如戏,今天我经历的和戏剧里完全不一样,可见编剧们都很懒,千篇一律呼天抢地的对白···我想着想着又睡了——明天,明天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接下来就听天由命吧,我筹划不了那么多。

五、待续

北京奇遇记

圖片


话说今年初我看了《后宫甄环传》后便不可自拔,上个月终于按捺不住订了机票酒店,携带和我一样不可自拔的母亲大人一起杀上北京,直闯紫禁城,追寻小主娘娘们的足迹。

故宫之大无须多言,我俩又坚持参观每位娘娘的宫殿,戏中出现过的亭子、花园、长廊等。最后从神武门出来时已过了五个小时!这时才发觉双腿又酸又痛,再也无力逛附近的景点。

好容易一拐一拐走回酒店,途中突见四个醒目大字“中医按摩”,我们一看旁边的小字“足疗”便如遇救星,冲进去坐上按摩椅大声吩咐:“师傅!足疗!快点!我的脚快断了!” 二位师傅不敢怠慢,立刻准备了滚热的水。我的脚一放进去就:“妈呀!”叫了出来;我妈就在一旁,不过她自身难保,也一起喊:“妈呀!”几分钟后我们才渐渐适应水温,看着双脚变成粉红色。

足疗过程一个小时,和师傅闲聊:得知这俩年轻人来自山东;又瘦又白的姓岳,又黑又胖的姓司。外表和一般人心目中的山东大汉形象相距甚远。虽然如此,他们的手劲可一点也不含糊,只有‘按’,没有‘摩’。按在脚底某个穴位时我忍不住喊痛,岳师傅:“咦”一声,“你的颈椎应该有点问题。

于是我转过身来,让他按颈部肩膀。左右齐下,我右边特别疼痛。他问:“你头颈部位是否出过毛病?在右边?”我正是得过鼻咽癌,肿瘤在右边,淋巴核在右边,中耳炎也在右边。

好一个岳师傅,足疗结束后额外为我做脸部推拿。按在鼻梁两边时问:“是不是右边特别疼?”加力按:“有无通些?”我痛得说不出话来,点头如捣蒜。

我癌症治愈后依然被后遗症困扰,耳鼻长期阻塞发炎结痂,听觉大受影响,呼吸困难又令我严重失眠。这些年看的西医、吃的西药都无法根治。此时忽然亮出一盏明灯:试试中医也不错!反正不必吃药(实在是吃怕了)。加上方才足疗后腿部酸痛已消失大半,又确诊我头颈的病痛,我对岳师傅的医术信心十足,遂约了第二天做脸部推拿。

名为脸部推拿,其实除了脸部穴道,又拔我耳朵、又按我颈部淋巴位、又压我头顶。半个小时疗程接近结束时,我感觉咽喉粘乎乎的,似乎有一块东西摇摇欲坠。赶紧跑回酒店冲洗鼻腔,结果从嘴里吐出一块陈年老痂!为免恶心到大家,我简洁形容一下:状如腐竹皮,一大片作霉绿色,味腻。不知粘在我的鼻咽多久了,天天冲洗鼻腔也冲不走,现在终于除之而后快。对岳师傅真是又感激又佩服。首次看中医,竟然是在千里之外的旅途中;到北京找甄环,却遇上现代温太医。虽然没有提着一个药匣子,但望闻问切都具备,除掉我喉头的‘腐竹皮‘,也算难得的医缘了

为了表达感激之情,就此借我的小小部落格帮岳师傅宣传宣传,到北京的网友或行得脚痛,或象我有头颈毛病(如偏头痛等),不妨试试中医推拿。要强调他们的是医疗推拿,本地流行的保健推拿不同。有足部、脸部、腹部及全身推拿,费用一律人民币68。也提供针灸、拔罐治疗。 地址在最热门的美食街簋街(即东直门内大街),整条街灯红酒绿,独有他家门面窄小黯淡,仅在门外放个白底红字灯箱“中医按摩”。各位如到簋街吃饭,一定注意到一排七间的‘仔仔麻辣小龙虾’,这健康之家和‘仔仔’同列,隔壁是消防中心,并不难找。 正式名称是鹤年堂健康之家,门牌245号,由当地社区成立,营业时间上午11时至晚上11时,电话15001000018。(我真的没收广告费,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