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为天’鸡’

话说我前阵子接了一份临时工,作为一个中国商业考察团的随行翻译。名为翻译,实际上他们一行三人七天的行程安排、交通、办公室选址、以至于午晚餐都由我包办。按中国人的说法,倒像个“全陪”。

其中有个安徽大老爷特别难伺候。年纪不大不小,但娇贵得很:晒不得太阳、一上车就头晕需平躺、午饭后要回酒店打中觉、每天早上例必迟到,因为“房间离电梯很远”,去兑换外币连护照也弄丢···这些我都可以忍,笑脸应对;唯独他对东南亚饮食诸多不满,据他说上一趟到印尼出差时受了惊吓——鸡肉牛肉都被层层的香料掩盖住,辛辣的味道熏坏了他云云。所以此行只吃中餐西餐,本地菜一概不碰。

为了给我们国家的美食正名,我先斩后奏带他们到旧城区某吉兰丹老牌甘榜炸鸡店,尝尝正宗的马来走地鸡!一踏入这间传统老店,见满座的本地人用手抓饭,安徽大老爷皱起眉头,不情不愿地坐下,问:“有筷子吗?”然后再三声明:“我不吃扒开香料才看见肉的东西!”我陪笑道:“放心,一目了然。”

招牌炸鸡上桌时,三个中国人疑惑地打量这盘又瘦又干又无厚皮腌料的“小鸡”。我笑着解释:“放着满山走、不打针催肥,是这般大了。” 安徽大老爷小心翼翼地挑起一块鸡肉,像一名中医师一样:‘望’- 注视几秒、‘闻’- 嗅嗅有无添加香料、‘问’- “加了什么?”“只用油和盐。”、‘切’ – 确定安全后才慢慢放入口中。

然后,神奇的一刻开始了:如日本漫画中的人物一样,他先是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加快咀嚼,生怕口里的美食会消失一般。然后一言不发立刻拿了第二块,重复以上动作。末了两眼发光:“真的是‘肌肉’啊!!”

我接待了他多天,第一次见他露出孩子般纯真的笑脸,真诚地称赞一件事物。其他两人也有同样反应,因此他们的下一句是:“可以再叫一盘吗?”当然可以,他们又风卷残云地扫光了第二盘。心满意足地抹嘴:“这才是鸡味儿!吃得真过瘾!”“ 有运动就是不同,少些牙力都不行,哈哈!”“再打包回去,今晚下酒!”接着兴致勃勃商量去哪买啤酒。

结帐时他们看了价钱,连呼:“真值得···可惜不能空运回国。”我告诉那马来老板:“你的甘榜炸鸡征服了这班中国人。”他笑得见牙不见眼:“看得出来!看得出来!”

饭后照例送他们回酒店睡午觉。午休后安徽大老爷破天荒准时出现,一上车就和我说:“我刚才发梦,还闻到那股余香。” 一路上嘴角含笑望窗外的风景,也不晕车了,也不闪避赤道的阳光了。

原来不是日本漫画夸张,美食的力量还真大。他们回国后我又去了那间老店大快朵颐——那天我一块也没抢到,哈哈哈。

我以我的国家为荣。

中国报副刊心情分享 2014.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