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的书名

迈克说亦舒取书名最得心应手最引人遐思(《互吹不如单打·女王与女奴》)。那么张爱玲的书名该是最耐人寻味最误导大众了,例子如下:

倾城之恋》:啊,多么荡气回肠浪漫动人,令读者遐想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和一场惊天动地的恋爱,内容偏偏站到浪漫的对面去了。

《金锁记》:也许是中了红楼梦的毒,我还以为‘金锁’是什么定情信物呢!却原来指的是‘黄金的枷锁’——三十年来她戴着黄金的枷。她用那沉重的枷角劈杀了几个人,没死的也送了半条命。她知道她儿子女儿恨毒了她,她婆家的人恨她,她娘家的人恨她……

《心经》:阿弥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大家别晕,故事的主角是一对乱伦的父女。

《五四遗事》:好大的题目,吓得我差点不敢看,内容居然是五四新青年的恋爱婚姻闹剧。

《桂花蒸 阿小悲秋》:我一度以为桂花蒸是什么江南糕点。

《第一炉香》、《第二炉香》、《茉莉香片》等等,统统难以往文生义。

当然,切题的不是没有,像《红玫瑰与白玫瑰》、《怨女》、《半生缘》。

《华丽缘》:作者亲注:一个行头考究的爱情故事。某附庸风雅的名流太太还把这三个字用作她的时装专栏呢。

《琉璃瓦》:生女儿叫弄瓦,美丽的女儿就是琉璃瓦,真亏张爱玲怎么想来。

《同学少年都不贱》:我才疏学浅,看了杜杜的文章方知此句出自杜甫的《秋兴八首》。失意时遇见得意的昔日同窗,总会想起这句诗。

说来说去,我最喜欢散文集《流言》——四十年代旧上海的流言蜚语,被张爱玲摄进文字里,多少年后读者依然感受到那股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