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咽癌与我]我最难忘的一件事

小学生写作文,例必有《我最难忘的一件事》。不外乎那几个套路:旅行、生日会、被狗追、考试迟到等等。我活到廿七岁那年,经历了永生最难忘的一件事,三年后提笔写出,记忆没有一点磨灭,所谓刻骨铭心就是这个意思吧。

二零零九年农历新年,我从杜拜放假回家度岁。二月二日那天约了朋友午餐。时候还早,我先到富都车站旁的专科医生大楼。我受严重的皮肤问题困扰多时,青春期早就过去了,青春痘偏赖着不走。我试了无数方法如美容护理、皮肤科医生、食疗、排毒……都无效,而且越来越严重,从脸上蔓延到颈项。有人建议我去验血,找出病源。我想也只剩这个方法,再治不好就死心算了。

我来到郭德志内科医生诊所,道明来意要求验血。

郭医生给我抽了血,问几句话,又说:“我帮你做个例行检查。”

我还孜孜地说着:“医生,我没觉得哪里不舒服。验血才能找出潜在的毛病吧……。”

他按着我的颈项,感觉到右边有一个硬块。

“多久了?”

“……不知道,现在才察觉。”我的心顿时往下沉。

郭医生平静地说:“我帮你验多一样EBV病毒。”

“那是什么?”

“如果是鼻咽癌,血里会验出EBV。”

“鼻咽癌?颈的硬块和鼻子有什么关系?”

“不必担心。只是初步怀疑,有时发热气颈项也会肿。”

我摸摸右颈,两角钱般大小的硬块,按下去也不痛。

“别按。如果没事,一星期左右就会消失。”

我的手不知摆在哪里才好,又摸了摸脸颊。我是为了这张脸才来的呀!为什么颈部会多了一粒硬块,还跟鼻子扯上关系?

报告十天后才出炉。我失魂落魄地离开诊所、失魂落魄地和朋友聚餐、再失魂落魄地早退。回到家我绝口不提诊所的事,只是洗澡时顺着花洒的水流泪。此后天天起床第一件事便是摸摸右颈,希望硬块消失,或整件事只是一场噩梦。

但事与愿违,一个星期过去了它还在那里。我也不敢想后果,只是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期间和家人到关丹旅行,现在一点记不起;到美容院治暗疮,趁机大把大把地流泪,美容师纳罕曰:“陈小姐,你平时很能忍痛啊?”去理发,想到癌症病人掉光头发的画面,把心一横,烫了个粟米头——以后头发要搞什么花样也不能了。

十天后回到郭医生处。他看报告:“各方面都很正常,只是EBV有点高……。”

我忍不住插口:“那代表什么?有事还是没事?”

“还不能确定。这样吧,我写封转介信,你到耳鼻喉专科处做个详细检查。”

“医生,我后天就得飞回杜拜了。”

“你现在就去,在同一条街上。”他叫我知道结果后通知他。

晴天霹雳

我拿着信茫然地走在街上。要现在逃走吗?现在逃走就天下太平了,除了郭医生,没有人知道硬块的事。但我最终还是踏入了许慧强耳鼻喉专科诊所。

许医生用内视镜检查我的鼻腔:“是有一粒东西。”

OK,那现在我颈上有一粒,鼻腔又有一粒。”

“颈上那粒是淋巴结,不必担心。”

‘不必担心’这句话出自医生口中,随之而来的通常是需要担心的事。

他拿起一支柔软的金属长条伸进我的右鼻孔:“放松,我再检查一次。”我感到一阵刺痛。

“我刚刚抽取活体组织,化验了就知道是良性还是恶性。”

“医生,我后天就要出国了。”

“没问题,明天就可以得知化验结果。”

“明天见,医生。”

“明天见,don’t lose any sleep。”

我苦笑,我怎么可能睡得着?

那天下午我约了老友秀梅茶聚,她也是我的保险经纪。

这十天来的煎熬我都和她说了。她拍拍心口:“明天我陪你一起去。”

第二天我们坐在许医生面前。

看到他的神情,我心中怦怦乱跳:“医生,怎么样?”

“是……恶性。”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问:“第几期?”

“第三期。”

我感到脸颊凉凉的,像是有泪水滑下。

又听见秀梅的声音:“我是她的保险经纪,接下来我们会如此如此……。”

然后一切静止了。

我站起来:“明天我回杜拜辞职。”

是的。明天。回杜拜。我有机票。

我手里捉得住的只有这张机票了。其他的——我的身体、我的健康、我的性命……全都不在我的掌握中。

走出问诊室,我哭倒在沙发中,对秀梅说:“你一定要帮我。”

她也哭:“我一定帮你。”

护士在旁劝道:“不必担心,我们有很多成功的例子。”

成功的例子?我脑海中浮现报纸上那些瘦得不成人形的抗癌斗士,请求善长仁翁捐助医药费……钱!钱最重要!我不能辞职!我享有员工医药福利!

我又进去见医生:“请写一封信给我的老板,我要申请病假。”

他露出‘老怀大慰’的表情:“这样才对嘛。”

飞龙走凤的信上‘nose cancer’字眼分外刺目。

我抹抹眼泪:“医生,我得申请病假和保险,恐怕没那么快回来。”

“你放心去搞,一个月两个月都没分别。”

一听到这句话我的眼泪又来了。

临走时他郑重嘱咐我千万别看中医吃中药。

 

                                                                     (一)待续

18 則迴響於《[鼻咽癌与我]我最难忘的一件事

  1. 因机缘之下,我认识一些抗癌成功人士,都是因练郭林气功。槟城有,吉隆坡,我就不清楚。
    他们当中申请SOSCO来负担医药费。
    他们大多都以很乐观的心态面对一切,所以您一定要乐观!!
    心态好,病痛自然减少。

  2. 看到题目,
    我真的吓了一跳

    上星期读了你的第三篇,
    忙昏了,没机会留言,但心里一直挂着

    今天读第一篇,还好是过去式
    心里才宽了些

    健康无价 生命可贵
    大家都要加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